内容正文

叶檀:创出新高!美国作妖,黄金大涨

日期:2020-07-11 06:38 作者:admin 点击数:

众敌环伺,永远保持清醒警惕,才是新加坡的真正优势。

不仅如此,美国还正式撤出了世卫组织,这遭到了另一位总统候选人拜登的怒怼。

因为美国的不确定,大家需要避险。

那么,存款为什么有所增长呢?因为疫情影响,央行增加金融体系流动性,银行及企业亦增加其现有现金持有比率,市民亦因保守而增加存款等,所有存款上升了。

新加坡的意思是,我存款是上升了,不过占比不大,主要是ACU做得好,欧洲美元、石油美元来得多。

其实,新加坡很不愿意承认,自己在中美特殊阶段、疫情时期获得了巨额红利,资金在涌入新加坡。

天要下雨,娘要嫁人,大家都能了解,但多少有点消化不良。

纠结于资金和人口向新加坡流动(而无视资金和人口同样流向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英国等),完全无济于事。

6月26日,香港金管局公布一季报,提出一季度银行业存款总额维持稳定,其中港元存款及美元存款微跌0.1%,“期内出现的波幅属正常范围,并无资金明显流出银行体系的情况。”

这是臆测,特殊时期,新加坡突显出避险魅力。但未来,亚洲金融中心一定在东京、上海。

4月底,整体非银行系统外币存款是7810 亿新元,按年增加了20%,一些报道说是增加了4倍,口径不清晰,根本是误导。

今天,原本想写财富流向新加坡。

感染人数不确定。黄金跟美国感染人数对应,7月7号,美国感染人数历史性的超过了300万,单日感染人数超5万成为新常态,只有感染人数继续上升,黄金价格就有支撑。

3月23日,新加坡海峡时报指数来到5年内的最低点2233.48点,到7月8号,上升到2589.65点。新加坡的MSCI走出了几乎一模一样的走势。

新加坡首富李西廷,执掌的是赫赫有名、股价狂涨的迈瑞医疗。在李西廷之前,首富是海底捞的张勇,都是国内市场冲杀出来的人。

3、军事外交等方面,决定了新加坡的金融承载力不可能太强。新加坡要么递投名状寻求保护,要么跟谁都不结盟。

纯属添堵。

6号,特朗普政府煽了美国大学一耳光,作出了留学生的大妖蛾子。

地缘、面积、历史等等,决定了新加坡基因先天偏弱,强力控制不会改变,池子比较难做大。

并不奇怪,特朗普再次打压中国,这是老招术了。他提到了一家中国诞生的美国企业的名字,表示作为报复中国处理冠状病毒的一种可能方式,正考虑在美国禁用短视频应用TikTok,这款应用的母公司是字节跳动有限公司(ByteDance Ltd.)。

对于现代香港,真正该问的问题是:相对于中国大陆,它扮演的是什么角色。人们真正该问的是,香港在中国、在世界应该扮演什么角色。

我们害怕,所以我们手握黄金,哪怕黄金毫无用处。

两边一对照,又一次引发轩然大波。新加坡将取代香港金融中心的言论,甚嚣尘上。

美元太多,疫情不停,黃金也就不会停。震荡之后,黄金还会继续上攻。

文章的最后,还得说回黄金。

是什么钱到了新加坡?

据《观察者网》报道,早在去年10月26日,李显龙夫人、淡马锡CEO何晶po出千字文,专门回应关于新加坡从香港动荡局势中获益的事。

路透社6月5日消息,从海外流入新加坡银行账户的资金出现创纪录增长,是1991年以来的最高水平。

国际形势不稳定,新加坡短期内即便获得利好,在中长期也必定消失殆尽,得不偿失。

看看纽约这个金融中心,背后有航母、核弹护航,手握定价权,新加坡是在特殊阶段发展起来的,不要说航母、核弹,飞机几分钟就飞出国境,一个马六甲海峡还比较牛一点。

疫情不止,政策疯狂,美联储不可能收缩货币,于是,对美元宽松政策的预期成为主流。

大家都了解这家公司,几亿人在用抖音,美国下载量在1.6亿以上。

2019年10月,新加坡金融管理局(MAS)公布,当月境外居民的银行存款总额达到大约497.64亿新加坡元(约合人民币2552.36亿元),创下超过两年半以来的新高。

特朗普催着复工复产,但美国有超过20个州宣布暂停重新开放。

两天后,美国两所著名大学动用法律武器反制。哈佛大学校长劳伦斯·巴科(Lawrence S. Bacow)表示,哈佛大学及麻省理工学院已在当天上午在波士顿地方法院对美国国土安全部(DHS)和移民及海关执法局(ICE)提起诉讼。

新加坡元价格有所上升。坡元兑美元的即期汇率,从3月到达谷底之后,处于上升通道。

瑞信数据显示,香港亿万美元富豪人数比新加坡多出一倍,资产管理规模高于新加坡,拥有亚洲最多的机构投资者,股市发行量不可同日而语。6月,MSCI宣布把它有关亚洲的市场指数的衍生品集体从新加坡交易所转到香港证券交易所,中概股还在源源不断的进入香港市场。

同样金灿灿的还有新加坡

但是,今天,市场只有黄金!

一句话,主要是各国钱太多,全球美元太多造成的。

特朗普这么做,惟一对他致以深切感谢的人,是黄金投资者。

还是大摩,发布了香港金融最新报告,指出香港存贷款都挺疲软,存款增长不变,贷款增长良好获6.9%。

大摩还特意提到,香港金管局就银行业整体表现发布季度公告,强调受疫情的负面影响,未来几个季度资产质量可能恶化。

美国的国际国内政策都是不确定的。

6月,大摩表示看好新加坡的股票,预期未来一年MSCI新加坡指数的收益将达到14%。摩根士丹利的数据显示,资金也通过指数型基金流入新加坡市场,同比呈跳跃式增长。

恰好这个时候,香港的金融数据有所下降。

现在,市场已经印证了一点,黄金不是衡量美元通胀程度的工具,而是对冲疯狂的美国政客的工具,也是对冲自然界灾害的工具。

根据亚非银行曾经公布的《2019年全球财富迁移报告》显示,2018年一共有10.8万名富豪选择移民他国,10.8万名中有1.5万名富豪来自中国,移民的主要国家之一是新加坡。

美国作妖 黄金大涨

在李光耀时代,新加坡就一直强调自己弹丸之地、生存不易,绝不想四面树敌。

从4月以来,新加坡银行业来自非居民的存款比上年同期增长44%,达到创纪录的621.4亿坡元(443.7亿美元),连续第四个月上升。

黄金突破了1800美元,创出九年来新高。我们必须先说道说道黄金。

这到底是不是事实,一会儿分析,但新加坡从上到下的声明,就说明了一件事——我不想惹事!

新加坡说,别吵吵了,钱不是中国来的,各国央行印钞了,银行企业不投资了,国民因为害怕存钱了,所以存款增加了。

在这方面,新加坡的领导人有清醒认识,他们一会儿说说中国的成就,一会儿说说美国的价值,强调自己没有获利,强调生存不易,意在于此。

4月份,新加坡本地银行的外币存款几乎比去年同期增长了三倍,达到创纪录的270亿新币。

新加坡的安全性、清廉是不错,前提条件是国际稳定,哪怕马来西亚对新加坡横眉冷对,新加坡就得心惊肉跳。

在报道中所指的4倍,是新加坡国内金融单位 (DBU),没有计入亚洲货币单位 (ACU) 的数字。国内金融单位占整体存款少于5%,单看这个数字并不全面。

差不多同一时期,香港中文大学蓝饶富暨蓝凯丽经济学讲座教授刘遵义撰文,提出严重警告。

7号,全球最大的黄金基金SPDR Gold Trust的持有量增加了0.7%,黄金股涨疯了。

新加坡股指从谷底晃晃悠悠,缓慢上升。

不光政商界人士发声,金融界也在发声。

这么好的事 新加坡就是不想承认

2、新加坡的金融市场虽然大,但跟纽约不可同日而语。

除非,老天让某些人恢复理智。

新加坡金管局很不情愿的承认,从2019年年中以来,从香港等多个地区流入新加坡的非居民资金普遍增加。

1、新加坡不想把自己卷入国际风暴中,希望在夹缝中求得最大的生存空间。

香港的一些人总爱把新加坡视为“竞争对手”。事实上,尽管都曾经历英国统治,这两个经济体截然不同,扮演的角色也不一样。

富豪到新加坡避风?

不少富豪选择移民。

本港的银行体系结余自2015年11月逾4000亿元高位,逐步降至近日的500多亿元左右,会否令香港的金融中心地位出现“范式转移”,仍是未知之数。

这得说说DBU和ACU,简单的说,DBU可以理解为在岸金融业务,ACU可以理解为离岸业务。

金价上涨,主要是因为美国。

更让人不消化的是,很多中国富豪移民新加坡。2月26日,胡润研究院公布《2020世茂深港国际中心·胡润全球富豪榜》显示。中国上榜富豪799位,美国626位,中国比美国多了173位。其中中国新增182位富豪,是全榜单新增人数的4成,是美国新增人数的3倍。

随着中国经济的开放,香港真正的竞争者其实是在中国大陆——上海、广州和北京。其实,未来新加坡的对手、后盾,又何尝不是上海和北京?

在这一波金融变化中,新加坡跟中国正面硬杠,中国金融将远远落后于新加坡?

从去年开始,境外居民存款增加,新加坡屡屡成为众矢之的。新加坡的反应不是高兴、吹牛,而是到处解释。

金管局进一步解释,外币存款来自本地、亚洲区以及其他的地方,没有一个国家或地区占据过大的比重。

针对资金流向,新加坡金管局(MAS)特意进行澄清。

Powered by 尤文图斯官网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