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正文

去年台湾从美国买到了什么?来看看清单

日期:2020-07-03 01:38 作者:admin 点击数:

2个中东第三世界陆军的弹药采购量都大大超过台湾,而且训练弹的数量是实弹的数倍,这才符合正常的主战坦克训练逻辑。台湾的这种操作我实在看不懂,是忽视训练,经费不足,还是认为3个基数之内仗就该打完了?

> Sierra Army Depot - 世界上最大的“坦克坟场”

但M829系列都是贫铀弹芯穿甲弹,美国从未批准出口过。为了给众多对外军售的M1配套弹药,美国专门开发了KE-W系列出口型穿甲弹,包括原型、A1、A2、A4等型号,均为钨合金弹芯。

> SEPv3的低姿遥控武器站取消了两侧的防盾,观瞄设备从机枪的下方移到了右侧,降低了整体高度

2016年底,随着特朗普上台,利马工厂也迎来转机,获得12亿美元的拨款加快M1和斯崔克轮式装甲车的生产。2018年7月,M1的月产量已经恢复到11辆。目前利马工厂正在生产装备1个半装甲旅级战斗队的135辆M1A2C,完成后将转产M1A2D,为此一年半内工人数量也将增加到1千人。

澳大利亚 - 59辆M1A1(计划升级到90辆M1A2C)

138套AN/VAS-5B型驾驶员夜视仪

> 安装TUSK-II的SEP

在M1A2基本型之后美国就再也没生产过新的坦克车体,因为已经太多了。美国陆军早已在国会听证会上声明按当前编制并不需要这么多坦克,但国会为了维持美国的坦克工业能力,仍然持续拨款制造,于是在北加州Sierra陆军仓库停满了4千多辆没使用过的M1各型坦克。

64套单信道地/空无线电台

在DSCA公告的最后明确写道:本军售计划不会对美国国防战备造成负面影响,也就是说首先将确保美国陆军自己的坦克升级任务,然后才轮到排产台湾的坦克。

美国为自用的M1A2C配套研制的是M829A4,改进了风帽,采用低阻尾翼,发射药在高低温环境里的稳定性更好,它的设计重点是对付新式重型爆反装甲和硬杀伤主动防御系统,因此穿甲深度比A3只是略有提高(据说为40毫米)。

目前大多数媒体登出的SEPv3照片都不是最终的形态,而是某个阶段的试验样车,外观相当混乱。

低姿通用遥控武器站(CROWS-LP)

> 标配遥控武器站的SEPv2

弹种比例如下(弹药图标边上是平均每辆能分配到的数量):

572发M1002 TPMP-T1型多用途训练弹

> 伊拉克陆军装备的M1A1,技术状态和美军自用的M1A2相距甚远

16套M1070A型重型牵引车 M1000型重型半挂平板车

122挺M2车载重机枪

大名鼎鼎的利马工厂是目前美国仅存的一家坦克生产厂,更确切地说如今是坦克翻修厂,而产能早已大不如前。

哪些项目是“A2C”有而“A2T”没有的呢?

M1A2是M1系列的第三代,于1992入役,之后又经过3次“SEP - 系统增强套件”升级。

破甲弹和高爆榴弹只是象征性地装备一点还好理解,湾湾的战略就是“防卫固守、重层吓阻”,根本不考虑跨海进攻,没有什么坚固的防御工事可打,轻型装甲目标则留给其它坦克。

美国陆军和国民警卫队装备有4393辆M1A1 - 目前大部分处于封存状态,到2025年将全部退役;1500 M1A2,基本上都已经升级到SEPv2;海军陆战队则装备了403辆M1A1。SEPv3就是目前美军自用的最新型号了,2017年10月才交付第一辆原型车,今年正式采购135辆,价值15亿美元,预计从2020年开始装备部队。

FMS对外军售计划出口型装甲

台湾军方其实早在上世纪80年代中期就希望引进美军也才装备不久的M1坦克,但当时正处于中美蜜月期,美国不想刺激中国,于是输出了部分早期M1的技术打造出CM-11“勇虎”坦克。

> AMP项目中的XM1147 HEMP-T炮弹射击过程

> 澳大利亚陆军M1A1车组展示其配备的弹药,最左边的就是KE-W A2

由此也可以看出M1A1T攻击力的真面目:穿甲弹还停留在德国25年前的水平,略低于中国的二期弹,与当今世界坦克前三强的主力穿甲弹差距巨大 - 这老虎的牙口相当差。

KE-W A3和A4分别是M829A3和A4的钨合金出口版,A3只有传闻,是否真实存在或者出口过一直存疑,A4在去年获批出口埃及。

更新一代的M1A3则将采用XM360型轻量化主炮、改进的悬挂系统、更耐用的履带、远程精确弹药、减轻重量的装甲、基于光纤的全新计算机系统,甚至考虑用全新的柴油发动机代替目前的燃气轮机。但A3从2014年才开始预研,什么时候定型生产还遥遥无期。按美国陆军在国会作证的观点,不断改进中的M1系列在2050年之前都能维持装甲部队的优势。

KE-W A1则是通用动力弹药与战术系统分公司引进莱茵金属公司的DM43-A1设计专利,并改用美制发射药,于1999年推出的。所以它不是大多数媒体上说的M829A1钨合金弹芯出口型,而带有纯正的德国血统。

> 在也门被胡塞武装发射的俄制反坦克导弹摧毁殉爆的M1A2S

> 1代炮塔(M-48) 2代底盘(M-60) 3代火控(M1)合体的“勇虎”

其实M1A2T到目前为止除了这个编号什么都没定,查遍网上找不到任何一个时间节点,什么时候完成定型设计(不是现成型号,要为台湾定制嘛),什么时候开始生产,什么时候交付,都没有。美国国务院批准了FMS对外军售计划后,接下来要提交国会审查,国防安全合作局网站公示,无异议后再正式签署采购合同,然后才能启动具体的设计、生产、交付流程,时间长短还要看美军及其它国家(澳大利亚、摩洛哥、沙特)采购的优先等级、国际形势变化等种种外界因素。

台湾采购的穿甲弹比例特别高,可以看出购买M1A2T的最主要目的就是反装甲作战,躲在岸滩一线的M60A3和CM11“勇虎”之后充当机动救火队。

综上而言,M1A2T是一流的火控、二流的防护、三流的火力。湾湾认为自己卖到了最强骑士的尖矛厚甲,实际只是堂吉诃德式的锈矛瘦马。

KE-W A1的2千米距离穿深大约为570-590毫米RHA(也有说只有500毫米的),主要出口埃及、科威特、沙特和伊拉克;KE-W A2则达到660毫米,出口澳大利亚、埃及、科威特、丹麦和荷兰(L44通用)。

不单弹药不足,108辆的数量也是不足的,台湾准备组建3个M1坦克营部署在北台湾,这完全是杯水车薪。配套的坦克平板运输车也太少,仅够运输一个坦克连。不过对此湾湾倒是说过一句大实话,陆军出身的防务部门负责人严德发认为坦克仍需要,数量不必多,对台湾陆军而言,坦克是战力象征,有助士气。

培训及坦克模拟器

864发M76型或L8A1/A3型烟雾弹设备

我们再来看看台湾买到的其它弹药:M830A1型多用途破甲弹、IM HE-T™型钝感高爆榴弹、CA38型(M1028)人员杀伤榴霰弹,这些倒都是美军现役的主力弹药,过去只出口给澳大利亚、丹麦、荷兰、埃及等铁杆盟国。不过这3型弹药已经不再先进,即将被AMP先进多用途弹药取代。

这份去年7月8日发布的新闻稿读者体验相当差,所有信息不分段挤在一起,采购数量还是用英文大写的再加括号里的阿拉伯数字,看着就让人头疼,然而很多湾湾不会或者不愿提及的细节就藏在这一大坨文字里:

> 在ATK公司的弹药列表中是没有KE-W A1的

如今忽然获批,还是为台湾专门打造的A2T型,真是喜出望外了。DSCA的资料显示M1A2T将大致相当于M1A2C(SEPv3),并进行台湾化定制。那么M1A2C是什么水平呢?

现场技术援助团队(TAFT)

M1A2的主炮弹药基数是42发(比M1A1多装2发,战时炮膛里还能再增加1发共43发,但据美国坦克老兵讲在伊拉克巡逻时通常只带20-24发),也就是说台湾给自己的“地表最强坦克”只购买了不足三个基数的弹药。

KE-W A2和A1没有任何血缘关系,弹托结构、钨合金弹芯长度都不同。KE-W A2就是更换为钨合金弹芯的M829A2,由M829系列的生产商ATK公司于2004开始生产。

KEW-A1型尾翼稳定脱壳穿甲弹

生产流程

> 没有遥控武器站的SEP

当然如果美国人不偷偷修改“配方”的话,M1A2T的观瞄、火控和通信系统还是很强的,达到目前世界最高水平。但老虎到底有多厉害,关键不是看它皮厚不厚,视力好不好,而要看它的獠牙尖不尖。

359发M831A1型破甲训练弹

108套M250型烟雾弹发射器(M1A2T用)

现有的三种改型中SEPv3的改进幅度最大,具备承前启后的意义,是今后所有改型的基础。但大部分改进项目都在坦克内部,从外观上看最大的区别就是遥控武器站:配备人工操作机枪的是SEP,带防盾的遥控武器站是SEPv2,没防盾较矮的遥控武器站是SEPv3。看上去武装到牙齿的TUSK-I或者TUSK-II城市生存套件倒不是判断型号的依据,各型号都可以选装。

828发IM HE-T型钝感高爆榴弹

说到RH120 L44/M256这门著名坦克炮的配套弹药,大家首先就会想到美国M829系列和德国DM系列之争:

车辆

埃及 - 1130辆M1A1

比较有趣的是这些弹药的采购数量,台湾共为108辆M1A1T采购了11484发实弹,另加1552发训练弹(美式训练弹的弹头或弹托为蓝色,方便识别)。这个采购量显得相当少,平均每辆只有106.3发实弹和14.4发训练弹。

> 利马工厂生产线内景

沙特 - 442辆M1A2S(旧的A2全部升级到A2S)

弹药数量与配置比例

伊拉克 - 140辆M1A1M

14套M239型烟雾弹发射器(M88A2用)弹药

14辆M88A2型“大力神”装甲抢救车武器

冷战后克林顿政府在1996年停止了新坦克的生产,并于当年关闭了底特律工厂。利马工厂也日渐萧条,到2014年厂里仅剩400名工人,生产线上仅有1辆坦克。美国陆军曾计划在2015-16年间暂时关闭M1生产线,因为没有订单 - 当时美国陆军现役部队中的坦克平均寿命只有不足2年,均为翻新升级后的M1A2 SEPv2。通用动力估计关闭生产线需要花费3.8亿美元,2年后重启还需要另外花费1.3亿。在俄亥俄州议员的强烈反对下,国会批准投资2.7亿维持最低限度的生产。需要指出的是利马工厂是属于美国政府的,通用动力地面分部只是运营商。

> 安装TUSK-II的SEPv2

修理与回收计划

猎/歼技术车长独立热像周视镜

备件及支持设备

下一步M1A2D (SEPv4)将升级车长和炮长的热像仪、激光测距仪和操作界面,采用新的大气数据系统和战场网络信息系统,配备先进多用途弹药AMP等,预计2021年才开始测试。

2018年埃及政府为总共1130辆M1A1新采购的弹药为:M831A1和M865训练弹合计4.6万发、KE-W A4脱穿1万发、IM HE-T高爆榴弹4500发。

熬到90年代末,眼看大陆坦克越来越强,台湾开始求购二手的M1A1,之后又反复在M1A1和M1A2之间犹豫。A2虽好,可是囊中羞涩,2015年将购买目标从200辆A2转为120辆A1。但到2017年10月,此项计划又被取消,台湾只好决心为M60A3升级120毫米主炮和弹道计算机。兜兜转转30年,连A1都是那么的遥不可及。

最后说一说生产问题。在DSCA的公告上写明M1A2T的主承包商是通用动力地面系统公司,将在阿拉巴马州安尼斯顿陆军仓库和俄亥俄州利马联合系统制作中心完成生产任务。这也证明湾湾方面认为这批坦克是全新制造就是自欺欺人。

对湾湾来说光这一5个字母就够了,其它都无关紧要:看看美国爸爸卖什么给我们了,是M1A2耶!后面还加了一个T,为台湾专门客制化的噢!

108套AN/PSN-13A型国防先进型GPS手持接收机

M829A2(1993年)vs. DM53(2000年)

在冷战高峰时期的上世纪80年代,利马工厂曾拥有3800名工人,M1月产量达到60辆。通用动力在底特律还开设了第二家坦克厂,采用利马工厂的散件进行组装,月产量相同。从两条生产线上共驶下超过9千辆M1系列。

SEPv2:增装遥控武器站作为标配,采用彩色显示器的全新操作系统,改装更耐用的传动系统

原型的资料我没查到,只知道是1991年开发的,用户就是从1992年开始装备本土组装M1A1的埃及陆军。

7862发KE-W A1型尾翼稳定脱壳穿甲弹

828发M830A1型多用途破甲弹

我们挑几个有意思的条目看看。

其后M1系列所有新的增量改进型号都是采用这些旧车体彻底翻新而来:首先在安尼斯顿把全车拆解还原到零件状态进行修理更换,车体用高压喷砂工艺除漆打磨一新,然后重新喷漆,早已停产的燃气轮机部件也拆卸翻新。然后这些部件被送到利马工厂重新组装,添加新的装甲和电子设备,完工的坦克将达到0公里的未使用状态。所以台湾将买到的M1,现在很可能正躺在上图这片沙漠之中等待启封。

但是,坏就坏在“台湾化定制”这五个字上,它让“最强”变成了“不强”,因为所谓定制就是在做减法,拿掉不想给台湾的设备。

以“阿帕奇”武装直升机为例,2008年批准的军售计划到2013年才首批交付。而小布什时期在 2001年4月将列入常规潜艇对台军售清单,到如今18年过去了仍然连张图纸都没有。

SEP(v1):采用含石墨涂层的第三代贫铀装甲部件

M829A3(2003年)vs. DM63(2006年)

在DM33之后德国曾在1994年推出过渡性质的DM43,但因为性能改进不大,未能对M829A2形成优势,德军从未装备,而是转而发展跨代的DM53。具体的穿甲深度数据我就不贴了,几乎没有两个资料是相同的(敏感数据我也没有准确的)。德美双方你追我赶,极大促进了世界穿甲弹技术的发展。

摩洛哥 - 222辆 M1A1SA(已增订162辆M1A2M)

108辆M1A2T艾布拉姆斯坦克

621发M865 TPCSPS-T2型脱壳穿甲训练弹

首先贫铀装甲肯定不用想了,所有出口型M1都没有配备,连澳大利亚、沙特都没有,安装的是统一的出口型 - 碳化钨合金装甲;其次A2C最显著的外观特征“战利品”主动防御系统也没有出现在清单上;TUSK-1/2城市生存套件也不会有。那么从防御能力看,基本上就是被胡塞武装频频打爆的沙特版水平了,“A2T”=“A2S”。

216挺M240机枪

去年台湾到底买到了些什么,不能听那些“磁粉立委”亢奋中的谵语,最直观的是阅读美国国防安全合作局(DSCA)发布的公告,上面白字黑字写明了整个军售计划中每一项装备的名称和数量。这就好比是自家买轿车的销售合同,上面写了什么就是什么,没写上去的附件绝对不会友情附赠,乖儿子也不会给的。

通信设备整合

比例最高的是KE-W A1穿甲弹,占68.5%;第二位是M1028人员杀伤榴霰弹,占17.1%;破甲弹和高爆榴弹分别只占7.2%。主战坦克根据任务不同是可以灵活调整弹种比例的,但正常情况下穿甲弹、破甲弹、高爆榴弹的携弹比例大致是2:1:1,再加少量反人员的榴霰弹。

> 右边是M829A4(过去叫E4),左边就是上面介绍的AMP先进多用途弹药,它将四合一取代破甲弹、多用途榴弹、人员杀伤弹和破障弹。自M1A2D开始,美国坦克弹药就将简化为上面这两种,可谓开创先河之举。

M1的出口量虽然很大,但从表面性能来说都不及台湾将获得的型号:

> 2019年2月21日,一位工程师正在一辆即将完成的M1A2C上工作

台湾拿到他们心心念念的M1A2T估计也要到3、4年之后,按朋友的戏称,湾湾能不能挺到交货都是问题。

更不可思议的是训练弹的比例,低到可以忽略不计。三种训练弹摊到每辆车各只有3-6发,是准备一个下午打光就完成全训吗?等M1A2T真正交付台湾后如何组织训练将成为一个看点,从老旧的二代M60A3一步跨越到领先30多年的M1A2 SEPv3,光说不练是玩不转的。

AGT-1500燃气轮机,X-1100变速箱服务

> 2015年3月份拍摄的这辆车虽然刷上了M1A2C的字样,炮塔正面那多重层叠的装甲块实际上只是一个模拟配重,遥控武器站也还是SPEv2的

台湾版将基于SEPv3,即“A2T”=“A2C”,在凡事美爹就是世界第一的湾湾眼里确实可以称作“地表最强”了。

人员杀伤榴霰弹的比例如此之高,超过破甲弹一倍还多,就有点让人费解了,是准备拿M1去做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对着人海突突突吗?看来湾湾是信心爆棚,指望M1消灭重装部队之后还能杀上滩头对着步兵大开杀戒了。

当代主战坦克的首要任务是反坦克,反坦克弹药中最犀利的则是脱穿,它就是老虎的利齿。第一眼看到清单上白字黑字写着KEW-A1,我的心就彻底放下了。这个型号可能比较陌生,包括大多数媒体的解释都不准确。

> 翻修升级完备的M1A2用铁路平板车运离利马工厂

目前得到M1A2的只有两个中东土豪,其中最先进的沙特A2S也只是基于SEP。

工具及测试设备

1966发CA38型人员杀伤榴霰弹

M1A2T

对比一下,2014年伊拉克为其140辆M1A1增购的一批弹药为:M831和M865训练弹各1万发、KE-W A1脱穿1万发、M830多用途破甲弹1.6万发。

SEPv3:根据中东多年实战经验,改进了电力、重量、空间等多方面的问题:增强发电和电力分配能力;改善车际通信和联网能力;安装新的车辆健康管理系统(VHMS)和线性可取代模块(LRMs)以改善维护性;配备弹药数据链(ADL)以提高弹药管理效率;改进防简易爆炸物套件;改进热像仪,采用中、长波红外传感器;换装低姿遥控武器站(CROWS-LP);增装一部有装甲保护的辅助动力单元(APU),在停车时代替燃气轮机供电以节省燃油;炮塔正面安装附加装甲,侧面安装以色列“战利品”主动防御系统。

> XM360 120毫米滑膛炮,为已取消的FCS未来战斗系统中的XM1202坦克研制

> KE-W A1

> 骑1师第1装甲旅级战斗队5团2营C连的两名坦克兵手捧M829A3穿甲弹,2013年9月摄于胡德堡

M829A1(1991年)vs. DM33(1989年)

上图是目前唯一确认的一张真正的生产型M1A2C,它悄悄地在炮塔正面和车体首下增加了约100毫米厚的“下一代装甲套件 - NGAP”,车体两侧安装了TUSK-1套件,炮塔两侧已安装“战利品”主动防御系统,拍摄于陆军尤马试验场。

科威特 - 218辆M1A2

Powered by 尤文图斯官网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